ad9_210*60
关键词:
中国台湾网  >  两岸文化  >   历史逸闻

作为足球先驱的唐明皇

2017年07月14日 14:22:33  来源:腾讯
字号:    

  [摘要]李隆基马上功夫好,球技高明,绝对属于国内顶尖高手,敢跟四人对敌吐蕃高手十人。这样的明星级的球员,什么时候,都是女人的梦中情人(当年的马球比赛,从来不乏女性观众)。

  据说,国际足联已经认定,足球的发祥地就是中国,认定了中国古时的蹴踘就是原始的足球。虽然祖宗阔不等于现在也阔,但毕竟咱们阔过,说起来还是让人有点得意的。不过,古代中国不仅有蹴踘,用脚踢的球,还有马球,一种骑在马上用球杆打的球。在唐朝,由于这个王朝统治者游牧人的血液,这样的马上运动,十分流行。

  应该在唐朝以前,就已经有了,只有那些南方来的儒臣,才会觉得这玩意惊心动魄,既损人(有危险),又损马,还浪费,于国计民生毫无益处。一有机会,就出来唠唠叨叨力主禁止。不过,这玩意一旦流行起来,就成了时髦,那时虽然没有体育运动的概念,但是玩,是有闲有钱人挡不住的爱好,几个儒者的嘀咕,当然挡不住马球的风行,长安少年,走马击球,蔚为风尚。当年的大唐,就是今天的美国,世界各地的人们,能来的,都会来。大唐风靡什么,他们也风靡什么。所以,世界好些地方都兴玩马球,老是跟大唐动刀兵的吐蕃人也会玩,玩的还挺好。

  吐蕃当年是唐朝的劲敌,两边战战和和,纠葛不已。有文成公主的佳话,也有刀兵相见的故事。无论好也罢,歹也罢,两边经常较劲儿是常事儿,即使是和平往来,也每每暗藏杀机。从唐太宗到武则天这四、五十年,唐朝国力强盛,吐蕃也就消停一点。武则天死后,唐中宗李显复国做了皇帝,吐蕃要求和亲,遣使来迎娶金城公主,也暗合着刺探虚实的意思。劲敌来使,唐人不敢怠慢,中宗李显招待吐蕃使臣观看马球比赛,原本就是观赏性的,招待客人看个热闹。哪知道看着看着,吐蕃使臣说话了,说他带的随从中,也有好此道的,能不能下场一试?

  中宗哪有不答应的道理,于是吐蕃人整装下场。那里知道吐蕃使臣原是有备而来,一群高原上玩马的人,到了平川,身手大好。下场之后,立马把唐人打得人仰马翻,赛一场胜一场。这下,皇帝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,这时候,救驾的人来了,当时做临淄王的李隆基,也就是中宗兄弟李旦的第三个儿子主动请战,要求跟吐蕃人比试比试。李隆基找了三个平时的玩伴,都是王公贵族,大刺刺地非要以四人敌对方十人。吐蕃人连胜之后,见对方只有四人,未免轻敌。可是李隆基他们上场之后,形势骤转,只见李隆基东西驱突,风回电激,所向无前。一场下来,把吐蕃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,大败亏输,让中宗皇帝大乐,赏赐千百强,众文人出来,作诗祝贺,马屁拍了又拍。

  几年之后,唐中宗死了,野心勃勃的中宗的皇后韦氏可就乐不起来了。眼馋武则天的威武,眼热武则天的权势,同样可以管得住老公的韦后想要重演武则天的风光,临朝称制,进而做女皇。没想到,美梦还没醒,正是这个李三少爷,带了一些死党,联络了宫内的太平公主,突袭皇宫,当先者不过几十人,其中就有宦官高力士,这个缺了关键零件的家伙,居然武艺高强,后面跟着百十个工匠的敢死队,居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杀死了韦后和韦家的党羽,扭转乾坤于既倒。这样的冒险能够成功,很大程度上在于李隆基玩的实在是过于有想象力了。京城所有的兵马都没有动的迹象,韦后和她的党羽自然也就没有准备,有谁能想到有疯子敢这样冒险呢?

  皇宫里的卫士,少说也有几千,哪知道人家几十人就敢硬闯?行动之前,除了几个死党,他连自己的父亲都没告诉。当然,真要是失败,他们爷俩儿都得死。这种你死我活的游戏,也就是马球高手才敢玩,当初敢以四人敌十人,眼下就敢以百人敌千人。冒险赌博,成者为王,败者就是死尸。但不管怎样,李隆基玩命玩成了,把他爹爹拱到 了皇帝的宝座上。

  当然,他的爹爹,李隆基的父亲唐睿宗李旦,心里也明白,在做做样子过渡一下之后,就得让李隆基做皇帝。如此做法,像是在复制当年的玄武门之变,只是这回李隆基干的,比他的先祖李世民更加风光,从李唐江山的角度,也更有道义感,杀的不是自家人,而是图谋篡位的两姓旁人。李三少爷这样干,说白了就是一场玩命的豪赌,赌赢了就坐江山,赌输了则自己掉脑袋。马球打的那么好的人,有几个不敢玩命好赌呢?

  李隆基做了皇帝,后来的庙号是玄宗,当时人称明皇。做了皇帝的李隆基,堪称唐朝第一号的风流皇帝。这里,风流不仅仅指男女之事。在这方面,太宗李世民,高宗李治也可以跟他有一比,好色不避人,一个占了兄弟的老婆,一个上了父亲的妾,李隆基也不过就是夺走了儿子的妻而已。说起来,这样的事情,在春秋时帝王之家就常见。国君给自家儿子娶妻,娶来之后看着漂亮,就自家留用了。其实,如果允许自由恋爱,让杨玉环在唐明皇和儿子之间做抉择,我看即使不是大叔控,多半杨玉环是会选老子的。

  李隆基马上功夫好,球技高明,绝对属于国内顶尖高手,敢跟四人对敌吐蕃高手十人。这样的明星级的球员,什么时候,都是女人的梦中情人(当年的马球比赛,从来不乏女性观众)。当年能玩马球的,不是富人,就是贵人,否则马就买不起。但能玩的如此精熟,在马上如履平地,也非胆大心细有超高天赋者不办。当然,跟多数的纨绔贵胄一样,李隆基还喜欢音律,懂书法,两者皆是专业水平。历史上的梨园典故,就跟他有关。据说做了皇帝之后,他常和戏子们在梨园演戏,戏子们表演,他是要下场打鼓的。至今,梨园行的祖宗,还是唐明皇,旧时戏班,打鼓佬的位置十分尊贵,还备有一个玩偶娃娃,供在上面,这个娃娃就代表唐明皇。

  一个玩什么像什么,极富文体天赋的人,一般来说,做皇帝,玩政治是玩不好的。前面的隋炀帝,后面的南唐李后主和宋徽宗,都是现成而且失败的例子。但是,李隆基不一样,他会玩,爱玩,胆子也大,勇于弄险,刚毅果决。带几十个人就敢突袭皇宫,这种事儿,大概历史上也就他敢干。做了皇帝之后,国内治理沿袭唐太宗李世民和武则天的成法,交给宰相就办就是,以他的性格,也不大可能不放心。不仅对文臣放心,对武将也放心。从来没有人向他那样放手任用那么多的番将,其中有名将哥舒翰、李光弼,高仙芝,也有野心家安禄山和史思明。

  因为他要开边,对外扩张,只有番兵番将,才能替他干这样的事。宠信安禄山,宠信到了可以放心地让他跟自己心爱的女人私下见面的地步,难怪人家要说三道四,盛传杨贵妃和安禄山的绯闻,传多了,连正史上都言之凿凿。古往今来的皇帝,也只有他李隆基,可以做到这一点,居然不怕戴绿帽子,而且是臣子给他戴绿帽子。当然,真的戴了没戴,我是不大信的。可是,这样的气度,化为制度的安排,就有些问题了。行政权、财权和军权必须分开,这是古来制度设计所必须遵循的禁忌。

  可他不管,放心地将边疆的所有权力都交给这些番将,让他们不仅可以自己统兵招兵,还掌握地方的行政权甚至财权,以至于让节度使这个原来的虚衔,膨胀成了实际上的军阀。从制度上看,这样做法,发生安史之乱,是早晚的事儿。他成就了开元之治,让唐朝的文治武功臻于顶点,然而也酿成了天宝之乱,使唐朝从顶峰迅速跌落,走向衰落。成也萧何败萧何,失败的因子,就蕴藏在成功里。在挥别两京之际,如此强悍的他,居然被逼无奈,接受麾下军士的要挟,悲剧性地上演了一场马嵬坡上的生离死别,杀掉了自己心爱的女人,用充满戏剧性的情节,谢了幕。令后世的文人墨客,怎么演绎,都难以尽兴。

  一个皇帝,打鼓打的比鼓手还好,打球玩的比专业高手还强,还是一个千年不遇的情种,可是,做皇帝,却只做了半个好。自己做到了辉煌,也自己经历了谢幕。以武戏开始,悲剧告终。性格决定命运,信夫!这样的皇帝,千年不遇,给后世留下了说不尽,唱不完的故事。

[责任编辑:杨永青]

精彩图片
特别推荐
两岸交流
图书推荐
文摘
文化视野
历史逸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