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9_210*60
关键词:
中国台湾网  >  两岸文化  >   特别推荐

马未都决意捐出观复博物馆始末:撒手,便是留住

2017年04月26日 14:30:20  来源:凤凰文化
字号:    

原标题:马未都决意捐出观复博物馆:撒手,便是留住

 

\

  原标题:马未都:身前看到身后事

  穆泉铺开一张画,“马先生,给写几个字。我这观复会员都十年了,十年纪念。”

  画是新的。建国20周年时,景德镇烧造釉中彩大瓶以为贺,仅此一只,现存于观复博物馆。画样便来自大瓶。画下桌子从明代来,画纸与明代之间隔着两三毫米厚的透明胶垫。观复博物馆馆长马未都坐在圈椅上,身体与明代同样隔着两三毫米厚的透明胶垫。

  马未都接过油漆笔,摇动化开墨水,一滴墨飞溅到画纸空白处,“呦坏了……没事,正好。”他借势落笔,“十年一点滴”,又眉眼稍动,“来句哲学的吧,”随手补上半句“可以成江海”,比兴即成。收笔、抬头、眯眼而笑。字赠给他人,也像是写他自己。

  这是典型的马未都,因广博而从容灵活,小处善使巧劲,又做到了以恒成硕,汇点滴为江海。

  马未都无疑是中国文物收藏界的神话人物,在这个豪车驶过学区房的年代,升斗众生会难免想将马未都“数字化”,毕竟,他的观复博物馆里装着历代珍宝。而马未都与那些老物件的故事,从来无关他身后加减几个零。数字不会独属于任何个体,一世人生,马未都要留下文化痕迹。

\

  不设框架

  观复博物馆会员区有一面墙是落地大窗,初春晴朗时,玻璃阻隔寒气透进阳光,暖热似夏。一把“春椅”躺在角落,椅面上一条美国短毛猫慵懒而卧,名叫马嘟嘟,呼噜声响,让人觉得那春椅还喘着热气。

  春椅珍贵,马未都不敢坐,虚靠在超长的扶手—或者说扶腿上,等摄影师按快门。“这椅子过去是妓院里的,(现存的)特少。女的坐着舒服,男的累。”

  曾有一位德国人看到这把椅子,动了心,加高复制。“他来取的时候,带着女朋友,我一看,心说今儿晚上坏了。这女的我估计就100斤,这男的估计得有300斤。”

  观复博物馆工作人员告诉《中国慈善家》,只要马未都在,身边人总是笑成一片。马未都故事多,段子信手拈来,他称自己有“口舌之快”。采访的三个多小时中,有一半时间他在讲单口相声,那些笑料无一不新奇,都有共同特征—跟文化有关。出自他口,故事里的人和物件都脉搏强烈。

[责任编辑:杨永青]

精彩图片
特别推荐
两岸交流
图书推荐
文摘
文化视野
历史逸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