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9_210*60
关键词:
中国台湾网  >  两岸文化  >   特别推荐

一千年前,雄安也是一个特区

2017年05月19日 14:24:25  来源:腾讯
字号:    

  [摘要]雄州所在的燕云之地,本是中原王朝旧土,之所以落入辽国之手,得从五代说起。五代时,中原王朝频繁更替,割据政权并立,后晋向大辽割让燕云地区,容城、归义两县也在割让范围内。

  雄安,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内陆县区,如今一举成名。从昨天到今日,我们都被“雄安新区”刷屏了。这是继上海浦东、广东深圳之后的第三个举足轻重的特区,按官方的说法,“雄安新区”将建成首都的副中心,“雄安新区”的设立,事关千年大计。

  雄安之名,取自河北雄县、容城、安新。一千年前,即北宋时期,雄州(即今之雄县)一带也是宋朝的特区。众所周知,雄州是宋朝与辽国接壤的北境城市,战略位置非常重要。

  一千年前,雄安也是一个特区

  雄州所在的燕云之地,本是中原王朝旧土,之所以落入辽国之手,得从五代说起。五代时,中原王朝频繁更替,割据政权并立,后晋向大辽割让燕云地区,容城、归义两县也在割让范围内。后周又收复容城县南境与归义县南境,并设立雄州,统辖容城、归义两县。赵宋立国后继承了这一政治遗产,在雄州拒马河与辽朝对峙。

  辽朝也在拒马河之北重置归义、容城两县,侨借涿州新城为治所。于是在拒马河两岸出现了两个归义县、两个容城县。河北岸的容城县与归义县归辽朝实际控制,河南岸的容城县与归义县归宋朝实际控制。

  北宋初,宋辽相互征伐多年,一方要北伐,收复燕云故土;一方要南征,抢回雄州失地、进而问鼎中原。几次大战下来,双方各有胜负,相峙不下,最后宋辽的君主都意识到和平的重要性,遂于宋真宗景德元年(1004年)订立“澶渊之盟”,以拒马河为界,河之北疆土归辽朝,河之南疆土归宋朝。

  “澶渊之盟”订立后,雄州一带成为边境特区。宋辽双方默认拒马河两边为“两属地”。南岸“两属地”的范围,大致为拒马河以南、雄州城以北宽约四十余里的狭长地带。北岸“两属地”的情况,由于史料匮乏,今人了解极有限,想来应该是涿州新城以南、拒马河以北的狭长地带。

  宋辽不再战争了,约为兄弟之国,发展双边贸易。雄州就是双边贸易的经济特区,设有大型榷场。每一年,以雄州榷场为主的宋辽贸易额约有150万贯。由于经济上的绝对优势,宋朝对辽朝的贸易长期处于“出超”地位,宋朝从对辽贸易中“岁获四十余万”,每年可获利40多万贯。而据日本汉学家斯波义信的估算,宋朝通过对辽贸易,每年可获80万贯的顺差。

  我们都知道,根据“澶渊之盟”的约定,宋朝每年要给予辽朝岁币十万两银、二十万匹绢,“以风土之宜,助军旅之费”,类似于今天国与国之间的经济援助。但宋人通过雄州榷场赚回来的贸易收益,超过了送出去的岁币。宋人自己也说:“盖祖宗朝赐予之费,皆出于榷场岁得之息, 取之于虏而后以予虏,中国初无毫发损也。”

  北宋的雄州,从军事意义上的北边门户,成功转型为经济意义上的边境贸易特区。

  

[责任编辑:杨永青]

精彩图片
特别推荐
两岸交流
图书推荐
文摘
文化视野
历史逸闻